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贾跃亭为何再提紧急仲裁 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
发布时间:2018-12-05 08:00      编辑:admin       点击:

  11月13日,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在其公众号上又发布了一份关于恒大健康再次违约行为提起紧急仲裁的声明。

  就在11月12日晚间,恒大健康公告称,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这已经是贾跃亭第二次向仲裁庭申请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此前申请已被驳回。

  终于掀开背后!贾跃亭为何再提紧急仲裁,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补充协议细节首次曝光

  同样在13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的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再度引发热议。贾跃亭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在演讲中更是提到了与恒大争议的始末。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恒大支付7亿元的补充协议要求是,贾跃亭解除其作为失信人对FF中国的影响,并让FF中国获得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支持,但贾跃亭并未做到,因此恒大没有提前支付款项的义务。

  贾跃亭再次提出紧急仲裁

  11月12日晚间,恒大健康公告称,贾跃亭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这已经是贾跃亭第二次向仲裁庭申请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此前申请已被驳回。

  13日下午,FF在其公众号上又发布了一份关于恒大健康再次违约行为提起紧急仲裁的声明。

  终于掀开背后!贾跃亭为何再提紧急仲裁,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补充协议细节首次曝光

  声明中称,针对恒大健康恶意拒绝解除对FF的资产保全的违约行为,FF向香港仲裁中心另项提交了紧急救济仲裁申请以保护FF的合法权益,以获得合理的债权融资,用于保障员工工资、供应商应付账款的支付,以及继续推进FF 91量产交付和启动FF 81回归美国量产的相关工作。

  一位接近恒大相关人士表示,贾跃亭完全是在混淆概念,根据原协议约定,在恒大未及时支付投资款的前提下(也就是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前各支付6亿美元),一旦FF找到金融机构进行抵押融资,恒大应无条件解除资产抵押。而事实上,恒大早在5月25日就已支付完毕应于2018年底支付的8亿美元,不存在配合解除资产抵押的前提。而且此前,香港仲裁庭已驳回贾跃亭提出的这一申请。

  还有分析人士认为,有一种可能是贾跃亭已经无法找到新的投资人。在股权融资无望的情况下,抵押公司资产进行债权融资成为“垂死挣扎”的最后一招。

  补充协议细节首次曝光

  贾跃亭和恒大的此次纠纷双方的一个重要的争议焦点:FF是否满足了附加协议。

  此前,由于附加协议属于商业机密,双方都不能透露具体内容,随着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紧急仲裁结果的出炉,细节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恒大支付7亿元的补充协议要求是,贾跃亭解除其作为失信人对FF中国的影响,并让FF中国获得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支持,但贾跃亭并未做到,因此恒大没有提前支付款项的义务。

  上述知情人士称,恒大在入股FF后发现:一、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二、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FF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FF中国业务陷入瘫痪。而中国恰恰是FF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

  因此,双方于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以实现上述协议的要求。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不过,今天贾跃亭内部讲话中在这方面存在明显出入,贾跃亭称,FF如期完成了该三方协议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包括贾跃亭辞任FF全球董事等。但恒大却在获得协议约定全部权益的情况下,包括任命恒大高管彭建军为FF中国董事长及法人代表并接手FF中国全部经营管理之后,单方面拒绝给FF付款。

  FF将靠区块链公司卖币续命

  另据媒体报道,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 EVAIO 已与FF、美国投资银行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证券化的通证)方式投资FF总计 9 亿美元,具体投资细节未完全确定。

  需要注意的是,EVAIO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的新创公司,从事的并非金融投资,而是基于区块链的汽车支付业务,为电动车企提供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架构。简单说来,这就是电动车企的供应商。

  据介绍,EVAIO是一个典型的初创型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要到2019年8月才能完成。换言之,该公司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完全依靠风投运作,投资9亿美金仍要打个问号。

  EVAIO希望在三年内采用非常规的STO方式融资,所谓STO又是什么?记者从业内资深人士处了解到,这是区块链世界最新的一种业务模式,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创新,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噱头。

  在比特币暴跌,世界各国收紧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后,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目前,对于这种业务形态业内争议较多,目前还未有国家、政府表态将这套“安全代币”纳入监管。

  上述资深人士推断,EVAIO与FF的合作模式很可能是该公司为FF编写一套软件,将FF打包形成投资标的,以STO为噱头吸引网友投资。

  FF上市时间提前至2020年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贾跃亭在内部讲话中表示,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一位投行人士表示,FF陷入裁员风波,来自特斯拉的技术“牛人”Nick Sampson等FF高管及技术核心人员陆续离职,如今的FF已经翻身乏术,现在谈上市可能为时过早。

  该投行人士补充,国外投资机构非常在意信用,贾跃亭先坑孙宏斌又坑许家印,屡次失信早已传遍海内外投资圈,很难再融到投资人投钱。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排除贾跃亭此举是想趁最后的机会掏空FF,把FF资产抵押后获得一笔资金,再曲线落到自己口袋。

  另外一位知情人士介绍,会计出身的贾跃亭精于资本运作,其先把企业运作上市,再掏空上市公司,乘机套现的“套路”已有多起先例。

  贾跃亭第一个上市公司是2003年创立的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2007年11月,西伯尔通信取名Sinotel Technologies在新加坡上市,共融资两亿五千万元人民币。财报显示,Sinotel Technologies在2008~2012年赚了四年钱,在2013~2016年亏了四年,于2016年退市。

  后来的乐视网(行情300104,诊股),2004年脱胎于这家公司的移动业务部。2010年8月,乐视网以29.2元发行25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1亿股,估值29.2亿元。招股说明书显示,贾跃芳与贾跃民、贾跃亭系姐弟三人,分别持有乐视网8.40%、3.33%和62.41%的股权,合计74.14%。

  根据2010年乐视网招股说明书的承诺,贾氏姐弟的禁售期是三年。2014年5月,乐视网第一次增发12亿后,贾跃芳就开始大幅减持套现,先是1400万股,同年又减持1200万股。

  2015年10月,贾跃亭第二次大规模减持时,承诺:所得资金将全部借给乐视网营运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然而,贾跃亭只把减持的小一部分借给了乐视网。

  贾跃亭还有一招“股权质押”。资料显示,自2013年起,贾跃亭质押股权超过38笔,占其持股的97%,累计获得超过311亿元。